氣象知識網站

首頁>精彩文章>七彩人生

我背著氣壓表走進西藏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0年。西藏剛解放不久的1953年5月1日,根據西南軍區氣象處的命令,我們護送著氣象儀器及物資,從四川成都啟程向西藏進發。7月29日,我背著氣壓表隨隊從甘孜玉隆草原走向西藏,歷時155天,抵達西藏首府拉薩。雖然已經過去了58年,但進藏途中翻越二郎山、穿越海拔4000多米的石渠扎溪卡大草原、走過三江源區(長江、黃河、瀾滄江發源地)等所經歷的一幕幕,不時浮現在眼前……

  受命向西藏拉薩進發

  剛解放時,四川、西藏及西南區的氣象工作被軍隊接管。1953年4月中旬,西南軍區召開川藏區域軍事氣象工作會,傳達中央軍委關于貫徹黨中央、毛主席要求開辟康藏高原禁區航線,保衛西南邊疆的指示精神。西南軍區司令員劉伯承、政委鄧小平,西南空軍司令員余非要求西南軍區氣象處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安排,迅速完善甘孜飛機場氣象站和拉薩氣象站,新組建昌都、巴塘、林芝等氣象站。按照西南軍區首長的命令,西藏軍區前方司令部張國華司令員和西藏軍區后方司令部陳明義司令員商議后決定,派出包括我在內的一批從事氣象測報的戰士隨同軍區運輸大隊護送氣象儀器進入藏區。

  5月1日早晨,西藏軍區后方司令部承運汽車連的9輛軍車一字排開停在軍營內,各類物資、器材裝了滿滿的6車。車隊中有一輛體積最大的車名叫大道奇,滿載著稀缺貴重的氣象器材等,需要專人坐在車頂押運,這項任務落實給我和江西老表小蔣擔任。

  二郎山上遇塌方險些墜崖

  第二天一早,車隊從雅安兵站出發,經過天全縣城不久,就開始沿著蜿蜒曲折的簡易公路向二郎山攀登。

  二郎山是橫在川藏交通線上的第一險關,是我們從四川進西藏要翻越的第一座大山,它最高峰海拔3437米,既是地理環境的天然屏障,也是高原與內陸氣候的分水嶺。當我們正陶醉在二郎山的神奇美景中時,突然轟隆一聲巨響,隨即汽車劇烈顛簸,瞬間小蔣和我被拋甩在公路邊。我本能地猛躍而起一看,發現我們乘坐的車遭遇塌方,汽車被卡在塌石間不能動彈,小蔣滿臉是血臥倒在地、不知死活,再看行駛在前面體積較小的8輛嘎斯車已無蹤影。我當時唯一想到的就是趕快向前面的車呼救,于是就沿公路向上飛跑,猛追前面的車隊。同志們聽到我的呼救聲立刻停車,隨即與我飛奔而下,看到大道奇卡車被垮塌石頭卡住,但后輪的外胎已脫離公路吊在懸巖上。同志們迅速將頭部受傷的小蔣和左腿流血的我扶上車,由汽車連的連長急送瀘定縣醫院,由汽車連的指導員在后邊處理懸在崖邊上的卡車。

  車子載著我們顛簸半個小時爬上了2900余米的埡口(公路的最高點)后,沿著蜿蜒的盤山公路下行約1個小時,終于到達了紅軍長征飛奪瀘定橋所在地的瀘定縣醫院。醫院要我們住院治療,我不愿住院,醫生為我進行包扎后,第二天我就隨隊出發了。(來源:《氣象知識》2011年第五期)(本文由彭彥才口述,喻萬勤記錄整理)

  

  

  

收藏此頁】 【打印【關閉】

福彩3d走势图 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