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知識網站

首頁>精彩文章>氣候變化

氣候變暖與人類健康

  氣候變暖問題已成為世界十大環境問題之首,引起國際社會和各國政府的普遍關注。

  氣候作為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氣候變暖對人類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多層次的。既有正面影響,也有負面影響,但目前它的負面影響更受關注,氣候變暖危及人類健康,危及人類的生存和發展。人類有很強的適應氣候變化的能力,這種適應能力是在數千年時間過程產生的,當前及未來氣候變化的速率表明,人類適應的代價是昂貴的。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每年因氣候變暖而死亡的人數超過10萬人,如果世界各國不能采取有力措施確保氣候正常,到2030年,全世界每年將有30萬人死于氣候變暖。

  一、氣候變暖的非病原性疾病負面影響

  (一)熱浪影響

  氣候變暖對人類健康的最直接影響是使熱浪沖擊頻繁或嚴重程度增加,熱浪、高溫使病菌、病毒、寄生蟲更加活躍,會損害人體免疫力和疾病抵抗力,導致與熱浪相關的心臟、呼吸道系統等疾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增加。這種影響對老人、兒童、對發展中國家貧窮的群體尤為顯著。世界衛生組織預計,到2020年全球死于酷熱的人將增加1倍。人們對氣候變暖與死亡率變化做了多方面的研究,提出了“熱閾”的概念,當氣溫升高超過“熱閾”時,死亡率顯著增加。例如,美國洛杉磯在受熱浪襲擊期間,85歲以上老人的死亡率是平常的8倍。上海1980-1989年的研究結果表明,當夏季氣溫超過34℃,死亡率急劇上升。1998年上海經歷了近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熱浪(7月8日-20日、8月1-3日、8月7-17日、8月23-25日),熱浪期間的死亡率是平常的2-3倍。葡萄牙、日本、加拿大、埃及等國進行的類似研究也發現有相同的規律。從圖1我們可以看出,葡萄牙隨溫度升高日死亡人數增加,極端最高氣溫與最大死亡人數相對應。

  熱浪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城市大于郊區、農村。由于熱島效應,城市市區的高溫不但高,而且持續時間長,對人體健康危害大。

  (二)光化學影響

  氣候變暖會加快大氣中化學污染物之間的光化學反應速度,造成光化氣霧等有害氧化劑增加并誘發一些疾病。如眼睛炎癥、急性上呼吸道疾病、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支氣管哮喘等疾病。

  紫外線能有效地殺死細菌、病毒,增強人體的免疫力,促進人體對鈣、磷等微量元素的吸收,有利于人體骨骼的生長發育。但紫外線過量會危及人體健康。氣候變暖,大氣中的氟氯烴等溫室氣體增加,破壞臭氧層使之變薄,導致地面的紫外線增加,特別是UV-B增加,對人類健康危害很大,會引發白內障、皮膚癌等疾病。某些類型的白內障與UV-B累積曝光量有直接關系。平流層臭氧量每減少1%,則伴隨UV-B增加,白內障患者增加0.6%。美國近年的研究結果表明,1%臭氧量減少而增加的UV-B,會使白種人皮膚癌患病率約增加3%。過量UV紫外線輻射損害NDA(基因中毒),使子細胞突變,導致誘發皮膚癌。

  有的研究表明,過量的UV-B輻射會破壞人體的免疫系統,從而降低人體抵抗疾病的能力。

  二、氣候變暖助長病原性媒介疾病的傳播

  許多病原性媒介疾病屬于溫度敏感型疾病,氣候變暖助長了某些媒介傳染病的傳播。

  助長蟲媒疾病的傳播:蟲媒傳播疾病是病原體由蟲媒作為中間宿主或寄生繁殖,繼而傳播到人的疾病。氣候變暖引起氣候帶的改變,熱帶的邊界擴大到亞熱帶,會引起蟲媒疾病傳播的地理分布擴大,使發病區向北推移,增加了蟲媒疾病的傳播。例如我國江南一帶的恙蟲病,1989年、1990年在天津出現,將恙蟲病的流行區向北推移4個緯度。氣候變暖及其造成的極端氣候事件,給生態平衡,尤其是微生物生態平衡帶來嚴重影響。改變了某些蟲媒病原體的存活、變異、分布及流行病的發病率,會對瘧疾、絲蟲病、吸血蟲病、登革熱、黃熱病、裂谷熱、腦炎等蟲媒疾病的傳播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使一些蟲媒疾病死灰復燃。如在美國已經絕跡的瘧蚊因氣候變暖又在一些地區出現。伴隨氣候變暖,登革熱在有些地方卷土重來,在已經滅絕的加勒比地區、巴西、秘魯等國再次出現。我國近20年來,在廣東、廣西、福建等省也先后爆發了登革熱。1995年世界衛生組織發出警告,登革熱正在全球流行,每年約死亡2萬人,威脅熱帶和亞熱帶國家約5000萬至1億人的生命。伴隨氣候變暖,瘧疾、吸血蟲病、登革熱等蟲媒疾病將殃及40%-50%世界人口的健康。

  助長動物傳媒疾病的傳播:由于氣候變暖及其引起的環境變化,助長動物傳媒疾病的病原體的存活變異、傳播。(如隨著氣候變暖,病原體將突破其寄生、感染的分布區域,形成新的傳染病,或是某種動物病原體與野生或家養動物病原體之間的基因交換,使病原體披上新的外衣,從而躲過人體的免疫系統,引起新的傳染病。)伴隨溫帶氣候變暖,使感染或攜帶病原體的嚙齒類動物的分布區域擴大,每年的危害期延長,使傳染病區擴散。有的動物攜帶的病原體或病毒會傳染給人類,形成人畜共患疾病。如艾滋病源于非洲靈長類動物;瘋牛病和禽流感則分別是奶牛和家禽的疾病;而尼巴病是馬來西亞帶有病毒的蝙蝠將病毒傳染給豬又傳染給人的。

  助長水媒疾病的傳播:氣候變暖可能使水質惡化或引起洪水泛濫而助長一些水媒疾病的傳播。在降水較多的部分陸地地區,由于水位上升,人們飲用的地表水質因地表物質污染而下降,人們飲用后,易患皮膚病、腸胃疾病等水媒傳染疾病。隨著居住環境的變化,水短缺加重,衛生條件差,人的抵抗力下降,會使霍亂、痢疾等水媒傳染疾病流行。例如,1991年霍亂襲擊了秘魯,并迅速沿著秘魯2000km的海岸線蔓延至厄瓜多爾、哥倫比亞、智利、巴西等19個拉美國家,導致50多萬人患霍亂病,死亡近5000人。

  隨著氣候變暖,病原體將突破其原有的寄生、感染分布區域,并可能形成新的傳染病的病原體。據世界衛組織的報告,在過去20年至少新出現30種新的傳染病。各種新傳染病病毒的出現是人類活動破壞生態環境、氣候變暖擾亂了病毒巢穴的結果,一些原本寄居在野生動物身上,活動于封閉世界的未知病毒,由于人類活動的進程使我們遭遇了它們。新病原體引起的傳染病對人類影響最具危害性。例如,1976年首次爆發軍團菌的221例病例中,死亡34人,死亡率高達15.6%;1981年美國首先發現的艾滋病,現在遍布全世界,全世界感染艾滋病病毒者超過4000萬人。美國科學家警告,氣候持續變暖,一些未知病毒可能何復蘇并四處傳播,有可能給人類健康帶來更巨大的災難。

  三、厄爾尼諾現象與人類疾病

  厄爾尼諾現象是一種大平洋赤道帶大范圍內海洋和大氣相互作用失去平衡,造成的復雜氣候現象,每隔2-7年發生1次,它引起的氣候變暖及極端氣候事件,給人類健康和生命帶來有害乃至巨大的破壞性影響。厄爾尼諾現象會增加一些國家和地區瘧疾等疾病的傳播。委內瑞拉與哥倫比亞一些專家就厄爾尼諾現象與瘧疾流行的關系做了系統地研究,研究結果表明,在厄爾尼諾現象出現的第一年,委內瑞拉的瘧疾患者增加37%、哥倫比亞的瘧疾患者增加35.1%。在1997-1998年在厄爾尼諾現象活動高潮區,索馬里、肯尼亞、厄瓜多爾出現高溫、洪水成災,有8.9萬人感染上裂谷熱病;委內瑞拉、巴西等國大面積干旱,引起瘧疾和猩紅熱病爆發,造成許多人死亡。

  四、SARS、禽流感與氣候變化的可能關系

  傳統醫學和現代流行病學都認為,傳染病的發生、蔓延和氣候條件密切相關。已有的研究結果表明,最高氣溫、氣溫日較差和相對濕度等與SARS的傳播有密切關系。在SARS病毒爆發9-10天日最高氣溫相對較低(26℃以下),氣溫日較差較小,相對濕度較大的情況下,有利于SARS病毒的擴散和傳播;反之,不利于SARS病毒的擴散和傳播。

  將我國大陸逐日SARS確診病例數統計圖與北京、廣州同期最高氣溫的演變曲線圖進行對比分析發現,兩個城市SARS高發階段的2月和4月份所對應的月平均最高氣溫為19-24℃時,是SARS病毒滋生和傳播的有利氣候條件;而當月平均最高為20-23℃時對SARS傳播最為有利。研究還發現當氣溫日較差小時,有利于SARS的發生、發展;當氣溫日較差大時,則不利于SARS的迅速發生和發展。空氣潮濕可能是SARS病毒繁殖的有利因素之一。

  中外一些初步研究結果表明,氣候變暖可能助長禽流感。在禽流感的傳播過程中,氣候因素肯定起作用。候鳥已成為禽流感病毒的主要病媒,而候鳥的生活習性與氣候息息相關。世界衛生組織和我國衛生部均指出,禽流感病毒對熱和紫外線敏感。我國97%的人禽流感個例都發生在亞熱帶季風區,很可能與這一地區的氣候特點有關。禽流感病毒最適宜傳播溫度為10-20℃。

  五、不確定性

  評估氣候變暖對人類健康的影響,目前還存在科學上的不確定性。主要表現在:

  (一)通常氣候變化是伴隨其他環境變化,大部分疾病是多種原因引起的,受到遺傳、自身身體素質、飲食、生活習慣以及環境因素的綜合影響。把氣候因素的致病作用,從綜合致病因素中分離出來是困難的。

  (二)在預測氣候變化對人類健康影響時,很難準確預測未來幾十年內氣候變化時,社會、經濟、人口、科學技術、健康、保健等的可能變化。這給研究氣候變暖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帶來很大的困難。

  (三)人類健康對氣候變化的響應可以由人類的內源特征引起,也可以由人類對氣候變化響應敏感性的有關環境引起。確定人類健康對氣候變化影應的敏感性很困難。

  (四) 模擬氣候變暖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存在“正常值”本身就具有統計變化;數值模式中的一些關鍵數值是近似選取的,因知識尚不完備而不可避免出現模式結構的不完善。

  六、對策

  如上所述,氣候變暖給人類健康帶來的負面影響是不容回避的,為了人類的健康和可持續發展,建議采取以下對策:

  (一)建議各級政府及有關部門要進一步制定、完善相關政策、法規、措施,減排二氧化碳、增加碳匯,從源頭減緩氣候變暖及其減少給人類健康帶來的危害。

  (二)面對氣候變暖對人類健康的挑戰,我們不但在衛生防疫上,通過經濟等手段,改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的現有水平;也要從生態系統恢復及保護氣候上采取共同行動。

  (三)建立氣象與衛生、環保等部門的合作機制,積極開展氣候變暖對疾病發生規律、病理影響的機理的綜合研究;加強對主要流行病、傳染病的氣候風險評估和氣候區劃研究。主要側重研究疾病滋生、傳播、爆發過程與氣候的關系,應用地理信息系統技術,建立健康疫情、氣候變化數據庫。研究應對氣候變暖的醫療技術等。

  (四)建立集氣象、環境和疫情系統為一體化的綜合監測業務系統。建立人體健康氣象服務保障體系,加強醫療氣象學科建設,進一步開展醫療氣象預報。

  (五) 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宣傳、教育社會對氣候變暖及其危及人類建康的關注,提高人們保護環境、保護氣候的意識,政府和人民攜手減緩氣候變暖,保障人類健康。

  (六)氣候變暖危及人類健康無國界,要加強國際合作,增強抗御氣候變暖、造福人類健康能力。

收藏此頁】 【打印【關閉】

福彩3d走势图 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