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知識網站

首頁>歷史期刊>2013年>2013年第3期>文章

《莊子》里的氣象文化

  莊子,名周,字子休,戰國時期的思想家、哲學家、文學家,約生活于公元前369-公元前286年,故里位于今河南省民權縣順河鄉青蓮寺村。   

  《莊周》漢代著錄為52篇,現存32篇,有10多萬字。其中《內篇》通常認為是莊子本人所著,《外篇》《雜篇》由莊周門人及后來道家的作品。《莊子》大量地運用了寓言,把抽象迷蒙的天道描繪得似乎可感可知。不僅是一部偉大的哲學著作,又是一部偉大的文學著作,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有重要位置,具有很高的文學價值。《莊子》和《周易》《老子》一起并稱為“三玄”。   

  莊子繼承和發揮老子思想,認為道“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認為萬物無時不變化推移,原因在于其內部有兩種力量互相作用。具有“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的精神境界。他認為事物無時無刻不在變移,虛滿、生死都只是一時的現象,其形態是絕不固定的。由于他過分強調了絕對運動,導致否定相對靜止,否定事物質的規定性,從而形成了相對主義的理論。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莊子認為自然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人為的一切都是不好的,這里包含有必須遵循自然規律的合理因素,也有樂天安命的宿命論在內。在認識論上,莊子認為感覺的經驗是千差萬別的,是相對的,理性思維更是如此,從而否定了真理的客觀標準。   

  《莊子》名篇《逍遙游》中有一段氣勢磅礴的描寫:“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這是引用一部已經失傳的齊地民間文學作品《齊諧》對龍卷風的夸張描述。莊子并借此發揮說“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所謂“水擊三千里”說的是臺風,而“垂天之云”“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指的就是龍卷風,“鯤鵬”則是龍卷風的象征指代。   

  非以外物役心,而是以心役外物。為什么莊子對列子尚有微言?因為列子雖然能役外物,但他的“逍遙”依賴于風(列子御風),如果沒有風,列子就失去神通了,正是從這個意上講,莊子認為列子“猶有所待者也”。莊子認為御外物,應能隨外物之變化而適之,所以說“乘天地之正,御六氣之辯”,六氣者,陰、陽、晦、明、風、雨,辯者,變也,其實泛指一切大氣變化。無風則御雨,無雨則御陽,無陽則御晦,等等。不是不憑借外物能達到逍遙的境界,而是能根據外物的變化,自己所役的外物也同步變化。   

  《莊子》里的寓言很多,議論也很多,但是全面系統的來談“天地人心”,來談大道的,首先就是《齊物論》。它不僅僅是《莊子》三十三篇的核心,甚至可以說是解開整個道家思想的鑰匙。子綦說道:“夫大塊噫氣,其名為風。是唯無作,作則萬竅怒呺,而獨不聞之翏翏乎?”大塊,就是泛指乾坤、宇宙、天地,這些都可稱之為大塊。大塊噫氣怎么講呢?大塊噫氣,就是大氣的呼吸,我們給它起一個名字,就叫風。“是唯無作,作則萬竅怒呺”,除非他不吭聲、不發作,只要它一吭聲,一開始呼吸運動,整個大氣都會發出巨大的聲音,都會開始強烈的共振,天地之間出現電閃雷鳴、傾盆大雨、狂風怒號。莊子在這里談的,確實很了不起。他對自然形態的觀察,真是很到位。李白的那首《春夜宴桃李園序》詩就用了這個典,“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而獨不聞之翏翏乎?”,就是風聲悠長的樣子,大風在不停地吹,空氣在不停地運動。“泠風則小和,飄風則大和,厲風濟則眾竅為虛。而獨不見之調調之刁刁乎?”清風徐徐就有小小的和聲,長風呼呼便有大的反響,迅猛的暴風突然停歇,萬般竅穴也就寂然無聲。你難道不曾看見風兒過處萬物隨風搖曳晃動的樣子嗎?”這一段寫得很瀟灑,鋪排得有聲有色,感覺到大自然的氣息和氣象。   

  綜觀《莊子》,我們發現莊子喜歡通過風雨感悟來表達他深邃的哲理,展示其玄妙之“道”與風雨的奇妙關系,這不但為我們認識莊子之“道”打開了感性的方便之門,也給予我們認識世界、認識人生以莫大的啟示。尤其是《逍遙游》、《齊物論》等篇講述的生動而又奇妙的風雨的寓言故事,更強烈地呼喚著人們拓展思維的視野,開闊心靈的境界,從更高的層次上認識外界事物和人生的價值。

收藏此頁】 【打印【關閉】

福彩3d走势图 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