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知識網站

首頁>歷史期刊>2018年>2018年第2期>文章

古詩說風箏

  風箏古稱“風鳶”“紙鳶”和“紙鷂”等。五代時期李鄴在紙鳶頭部裝上竹笛發聲,遂有“風箏”之名。而且風箏技術也日益發展,例如發聲方面有“空中風琴”“鳶上鑼鼓”“云端放(鞭)炮”等;發光的有把明亮豪華的燈籠帶上高空,“花雨陣灑仙風路,紅燈遙映碧霄空”等。

  我國風箏歷史悠久,有兩千多年。例如唐代路德延《小兒詩》中就有,“折竹裝泥燕,添絲放紙鳶”之句。唐代以后放風箏更加盛行,并逐漸與春游踏青、蕩秋千、插柳、祭祖等共同組成清明節的主要民俗活動。而且風箏不僅多見于古代詩詞,也多見于我國古戲劇。最著名的有元代關漢卿的《緋衣夢》、清代李漁的《風箏誤》等,他們都是戲劇大家,且李漁還是放風箏高手。《風箏誤》講的是兩對才子佳人利用風箏題詩喜結良緣的故事;《風箏誤》也是梅蘭芳先生名劇之一《鳳還巢》的原型。本劇講述的是,風箏因不受人為控制誤落鄰院造成的一番喜劇曲折。

  實際上,風箏在古代也不全是“玩物”。古代多有被困城中的孤軍放飛紙鷂帶走求救信,最后援軍解圍并取得勝利的故事。明代還有用風箏載炸藥轟炸敵軍的風箏戰故事。風箏還是古代“風帆、風車、風箏”等三種風能利用方式之一,所以西方也承認“人類最早的飛行器是中國的風箏和火箭”。我國風箏在大約1200年前傳到西方之后,1752年美國富蘭克林利用風箏完成了引雷電實驗,發明避雷針;1833年英國氣象學家在風箏下掛氣象儀器完成首次高空氣象探測,這是現代無線電探空儀的前身;1903年萊特兄弟改進風箏,裝上動力,終于發明了現代飛機。

  風箏還是愉悅身心的一項運動,具有醫療保健作用,國外多有風箏醫院和風箏療養院,可以治療神經衰弱、抑郁癥和視力減退等眼病。我國著名京劇家梅蘭芳、程硯秋等還利用放風箏鍛煉眼神,列為戲劇的基本功訓練。古書《續博物志》(宋·李石)上還說,“放飛時令小兒張口望視,可泄內熱”等等。

  風箏古詩詞的主要內容,除了描寫放風箏的熱鬧場面和童趣外,主要是借風箏勵志、諷人。勵志方面主要是借景抒情,托物寄意,抒壯志發感慨。

  例如清末吳楚良的《看風箏》中說:“風箏脫手似雄鷹,半入空中半入云。若能化身添雙翼,萬里長空任馳騁。”清代吳有如的《題畫詩》“只憑風力健,不假羽毛豐。紅線凌云去,青云有路通”,都希望像風箏一樣借翅翱翔長空以遂壯志。清代楊仲愈的《美人風箏》,“霧谷云銷妙剪裁,好風相送上瑤臺(天庭)。塵緣一線時時斷,碧海青天任往來”則是幻想自己能隨時脫去羈絆,自由自在往來天空。明代徐渭《放鳶詩三十一首》之一的“消得東風多少力,帶將兒輩上青天”則是將兒輩前途與風箏聯系起來。

  元代謝宗科《風箏詩十一首》中的第一首:“孤騫穩駕剡溪(溪名)云,多少兒童仰慕頻。半紙飛騰元在已,一絲高下豈隨人。……誰道致身無羽翼,回看高舉絕紅塵。”詩中“半紙”聯是詩人通過風箏道出了自己對獨立自由的向往,強調發揮自己的主動性;“誰道”聯說自己雖無翅膀,但通過創造條件奮斗,回看自己已高絕紅塵。此外,清代英和“入得青云耐得寒,臨風不惜濕飛翰(翅膀)”,則是說在奮斗途中是要有一定的犧牲精神的。

  當然,古人也明白,要完成大志,自己奮斗固然必須,但正像放飛風箏需要風一樣,成長路上還常需貴人扶持。宋朝寇準的《紙鳶》,“碧落秋方靜,騰空力尚微”,說的正是這種情況,所以詩的后兩句“清風如可托,終共白云飛”中的“清風”就是指皇帝的提拔、高管的推薦。“終共白云飛”,也是表示他的志向高潔遠大。最后他也確實“終共白云飛”了,高至相位,在歷史上起過重要作用。

  但是唐代的羅隱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十次科舉考試不中,遂隱,同時也更名為隱。他的《寒食日早出城東》中后四句說,“向誰夸麗景,只是嘆流年。不得高飛便,回頭看紙鳶”。人不得志只好通過看放紙鳶來寄托自己的風云之志了。

  但是,風箏詩中最常見的還是借風箏諷刺現實社會中的人。內容主要有兩方面:一是說風箏受人控制、受人操縱當傀儡;二是風箏上天后常驕橫不可一世,但是自己往往并無多大本事,因此一旦后臺倒塌,立刻如斷線風箏。

  其實,風箏喻受人控制方面也有兩類。一類是喻自己,一類是喻他人。

  喻自己的例子有民國時期《大公報》記者于立忱(1912—1937),曾于1937年受派駐日本東京。她的《詠風箏》全詩是:“碧落(藍天)何來五色禽,長空萬里任浮沉。只因半縷青絲系,辜負東風一片心。”詩中充滿了像風箏一樣不自由的哀愁。1937年,郁達夫和郭沫若在日本去看望于立忱,于立忱以此詩相示。郭沫若還以《斷線風箏》還贈,詩面上充滿了同情:“橫空欲縱又遭擒,掛角高瓴月影沉。安得姮娥宮里去,碧海晴天話素心。”祝愿她成為“斷線風箏”獲自由,得以向嫦娥一訴衷腸。于立忱后來在上海自殺,應該是印證了以上對《詠風箏》的理解。但也有人分析說,該兩詩表現的是于立忱和郭老欲歸國效力的思想共鳴。

  但風箏詩中更多的是諷喻別人。例如,清末陳宗和的《續青羊宮花會竹枝詞》中說:“一葉風箏忽上升,輕浮竟遇好風乘。任他高入青云路,牽引無非仗寶繩。”明代徐渭《詠風箏》中說:“村莊兒女競鳶嬉,憑仗風高我怕誰!自古有風休盡使,竹腔麻縷不堪吹!”清末慶謙《風箏》中說:“郊外逍遙振羽翰,高飛遠舉白云端。笑他全仗吹噓力,也使人人仰面看。”都是類似內容。慶謙詩中還揭露這些人靠吹噓上臺,上天后高高在上,人人不得不仰觀,實際上并非敬仰你真有本事也;徐渭詩還進一步警告“得意”風箏“麻竹之軀不耐吹”,別樂極生悲!

  蒲松齡是清代著名文學家,滿腹經綸,但就是多次考試不中,在家鄉做了四十年教書先生。他對此事自然深有體會。他的《鼓笛慢·詠風箏》詞說:“尋常竹木,無奇骨,有什底,扶搖相?系長繩,撒向春風里,頃刻云霄飛上。多少紅塵客,望天際,一齊瞻仰。念才同把握,忽凌星漢,真人事,非非想。得意驕鳴不了,似青冥,無窮佳況。我從人眾,憑空翹首,將心情質問:不識青云路,去塵寰,幾多尋丈?得何時,化作風鳶去呵,看天際邊怎樣?”

  他首先從風箏材料平常,并無“奇骨”,但乘東風可以立刻云霄直上,暗諷那些無德少才之輩,靠趨炎附勢卻能飛黃騰達。他說這些人昨天我們還在一起,今天他們坐“噴氣式”就上天了,他們上天之后驕橫不可一世,真有“無窮佳況”。但是他蒲松齡卻不知道該怎樣才能登上青云路,什么時候也能化作紙鳶飛上天去,看看那里究竟是般什么佳景模樣。這就和羅隱情況相似了。

  不過,風箏飛得再好,也是如前所述被地面牽線操縱,是個傀儡。而且操縱者往往是個兒童,這就加重了諷刺的分量。

  例如,清代方芳佩的《紙鳶》中說,“剪紙為形骨相寒,常依稚子博悲歡”;宋代宋伯仁《紙鳶》中則說,“弄假為真舞碧空,吹噓全在一絲風。唯慚尺五天將近,猶在兒童掌握中”。就是說,即使飛到離天僅一尺五了,命運還是在“兒童”手中。

  再如,清代張光藻《風箏二首》之一中有,“裁筠(竹)剪紙出身輕,無翼能飛巧作聲。每借兒童通線路,偶憑風力上云程。凝眸似有凌虛勢,似耳如聞得意鳴。”瞧,出身雖輕微,卻能直上青云,凌虛得意!

  在這首詩中,兩次提到了風箏會發聲。其實這種風箏古詩有很多。例如,“聲在亂云碧空中”(完顏允恭《《風箏》),“只誅輕雷走碧空”(李靜山《放風箏》),“紙鳶跋扈挾風鳴”(陸游《觀村童嬉溪上》),“無翼能飛巧作聲”(張光藻《風箏二首》),“聲馳空碧東風曉”“聲澈瑤京傳風吹”(謝宗可《風箏詩十一首》);“何響與天通,瑤箏掛望中”(鮑溶《風箏》),等等。

  其實,風箏在古代發聲方法很多,或弦(響弓)或竹笛或其他發聲器材:例如用葫蘆、白果殼制成的哨子,大小不同還可合奏,所以才叫風箏。風箏的調子隨風而變,所以晚唐高駢《風箏》中說:“夜靜弦聲響碧空,宮商信任往來風(聲調決定于時刻變動的風)。依稀似曲才堪聽,又被移到別調中。”他是說,夜間風箏上弦聲很響,調子隨時變化。有時聽著聽著還似乎有些著調,可是馬上調子又變掉了。其實他也是借風箏弦音變化寄托自己對朝廷的不滿。因為他原來鎮守蜀中,為防止南面南詔國入侵,曾筑四十里羅城,朝廷雖明加褒獎,但從此開始頻繁調動他的防地,以防他圖謀不軌。

  其實,古人幾乎可以用風箏這個載體來表達各種思想情緒。除了上述高駢的《風箏》例子外,再舉一例是明代名妓楊宛的《看美人放紙鳶七絕五首》。其中第二首寫女子的愁緒有些像風箏,因為古代婦女命運不能自己主宰,只能聽天由命。如擔心自己的意中人或丈夫出外游學、經商、考舉路途安全,甚至愁他途中變心、外遇。全詩是:“愁心欲放放無由,斷卻牽絲不斷愁。若使紙鳶愁樣重,也應難上最高頭。”此詩之妙,在于愁本不能用重量來衡量,她卻說她的愁之重已重到使風箏飛不高,因此想要把愁用風箏放走,也是辦不到的。

  其實,諷刺詩中最重的諷刺還是警告如“風箏者”的明日下場可能很悲慘。

  例如,唐代元稹《紙鳶》中說,“有鳥有鳥群紙鳶,因風假勢童子牽。去地漸高人眼亂,世人(認)為爾羽毛全。風吹繩斷童子走,余勢尚存猶在天。愁爾一朝還到地,落在深泥誰復憐!”再如明代袁枚的《紙鳶》,“紙鳶風骨假棱嶒,躡慣云霄自覺能。一旦風停落泥滓,低飛遠不及蒼蠅。”此外還有清代張光藻的《風箏兩首》,其兩首最后兩句分別是,“只恐陽春時節過,和煙和雨落荒城”和“一朝附地逢荊棘,梗斷蓬飄總不歸”。春天畢竟總要過去(因為古代主要在清明節及之前在田野中放風箏,小麥拔節后田里莊稼就不耐踩了),“絲聯繩引終須斷,律改春歸畢竟停”(元·謝宗可)么!

  這類諷刺警告還特多,再摘幾句如下:“縛竹糊腔作鳥飛,崩風墜雨爛成泥”(明·徐渭);“終嗟破碎委塵埃”“皮骨飄零絲絡在,相看拍手笑兒童”(元·謝宗可)等。也就是說,得意如風箏到頭來不僅成泥成塵,還會大快人心,笑的豈止是兒童?所以,“退身須作計,雷雨正多威”(清·孫枝蔚《紙鳶》)呢!

  最后,說說用風箏作謎底的兩個謎語。

  一是曹雪芹《紅樓夢》第22回《聽曲文寶玉悟禪機,制燈謎賈政悲讖語》中,用不同的燈謎暗示了《紅樓夢》中不同人物的未來命運。例如,其中《風箏》暗示探春將如斷線風箏一樣遠嫁他鄉的命運:“階下兒童仰面時,清明裝點最相宜。游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

  第二個謎語是清代黃元御的《詠風箏》:“命薄如紙數里該,姻緣全憑一線來。平生不愛云和雨,惟喜春風抱滿懷。”該謎語詩趣在把放風箏比作一樁姻緣,因為古人說“千里姻緣一線牽”,風箏也是一線牽的么。“命薄如紙”是雙關語,“命薄”可以理解為風箏是玩物,結局往往不好;而風箏又是薄紙糊的。風箏用紙糊,自然怕雨;云也不行,因為云中有水滴。把姻緣與云雨聯系起來,自然會使人聯想到楚襄王的“巫山云雨”。而且,因為風箏是靠風吹上天的,而把“春風”“抱滿懷”放在一起,又會使人聯想到“姻緣”“云雨”來。所以從藝術上說,詩寫得是很巧妙有趣。但詩作者本身卻不幸,由于被庸醫治瞎了一眼,五官不端,無緣仕途。于是,立志發奮學醫:“不為良相濟世,亦當為良醫濟人。”最后,終成清乾隆時期一代名醫。

收藏此頁】 【打印【關閉】

福彩3d走势图 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