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知識網站

首頁>歷史期刊>2018年>2018年第2期>文章

探秘天山冰川

  在熱浪襲人的夏季,帶著探秘天山冰川的好奇,前往心馳已久的西部新疆,搭機從烏魯木齊至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的首府伊寧市,驅車直奔中國與哈薩克斯坦國交界的昭蘇縣,從縣城沿著邊境公路向西進發,大約一個小時就來到了新疆昭蘇瑪孜阿爾塔冰川的所在地夏塔柯爾克孜民族鄉。

  瑪孜阿爾塔冰川距離縣城64千米,地處海拔6995米、號稱新疆“天山之父”的汗騰格里峰下。我們溯古老的唐玄奘西游取經途涉的馬奶河而行,沿河與草地雪山平行,就進入了夏塔神秘谷地。舉目南望,近在咫尺的冰山雪峰,時而云霧彌漫若隱若現,時而天高云淡冰山奇兀,讓人不禁為大自然的秘境而贊嘆。由于地處僻壤,這里仍保留了千年的自然原始狀態,靜謐而安詳。

  每個隊員備好棉大衣、繩索、水和食品等必需品,棄車徒步開始向瑪孜阿爾塔冰川進發。發源于雪蓮山峰下的巴什克里米斯冰川和來自5000米以上雪山的冰川,在瑪孜阿爾塔山口附近匯聚成了一條30多千米長、2千米寬的瑪孜阿爾塔冰川。瑪孜阿爾塔冰川又稱木烏蘇爾嶺達坂,蒙古語意為“白色冰川”。冰川冰峰劍起兀立,終年不化,最厚冰層達20米,一年四季常有冰峰崩裂,聲音鳴響清脆,令人毛骨悚然。《西域見聞錄》曾描述曰:“層巒疊嶂,千仞攢空,巉巉如崧者皆冰也,裂隙處下視正黑,不見其底,水流之聲澎湃如雷鳴。人聚駝馬之骨,橫布其上。”冰川形成于數萬年前的地質運動時期,兩側山峰的脫落,在冰川上覆蓋了一層石塊。正面凝望,巨大的冰川宛若一條褐色的巨龍,從潔白如玉的雪山上傾瀉奔下。瑪孜阿爾塔冰川是很少有人涉足的冰川,由于上萬年的冰塊擠壓運動,在裂縫交錯的冰川上隆起了山丘似的冰塔。夏季冰川融化,在不到2千米寬的冰川上沖出了很多條既寬又深的冰溝,溝底咆哮的冰河震耳欲聾,令人頓感驚心動魄。

  我們遁入整個冰的世界,氣溫降到了零下三十多度,全身感到刺骨的寒冷。竭力繞過冰溝,沿西南方向斜奪瑪孜阿爾塔冰川,用了5個多小時,跋涉有6千多米,來到瑪孜阿爾塔冰川南部的冰口。冰口有100多米寬,地勢十分險要,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冰口兩側山峰巍峨、千仞陡峭,仰望峰頂,銀光閃爍、高聳入云、霧罩濃重。仔細環顧,在冰口東邊的山坡上有黑色房屋,近前細看,有七八間用卵石修筑的古代兵營和好幾處掩體。冰口最前端的一處絕壁上有一碉堡,便是當年的軍事要塞,史書上記載的開鑿“梯冰”處就在此地。因為冰口兩側的峭壁根本無法通行,因此這里是翻越冰川唯一的通道。據推測,當年的要塞肯定建在冰川之上,由于上萬年來冰川的演化,掩體和碉堡都懸在了峭壁上,真令人難以想象大自然的造化是這樣的鬼斧神工。

  瑪孜阿爾塔冰川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天然冰川,險隘處處,危機四伏。冰川、冰縫、冰河、冰塔、冰山以及洶涌的瑪孜阿爾塔冰河,都會給人難以想象的危險。人行走在漫長的冰川上,就像行走在煉獄之上,如果雙腳行走不穩或身體不能保持平衡,就很可能滑倒。可以想象,如果稍不小心突然滑倒,跌進萬丈冰窟深淵,后果將不堪設想。時已傍晚,隊員們仍在踏著冰川前行。冰川末端落差很大,難以想象這短短300米的距離落差竟達500米,這是瑪孜阿爾塔冰川最為艱難險峻的路段。歷盡艱難走下冰川后,就進入了南瑪孜阿爾塔河谷,河谷愈來愈寬闊,冰雪蔓延到天的盡頭,近800米寬的河床到處都是冰凌。在河的東岸,有一處100多米長、150米高的陡壁,冰河下的滔滔雪水從陡壁處流過,冰川由此而中斷。

  走進瑪孜阿爾塔冰川,大自然的魅力令人陶醉,更讓人敬畏。與其他風景的不同之處在于,除了冰川的絕地險境之外,更多的是這里的冰川之美。經過了一次不尋常之旅,雖然疲憊不堪,卻感到心情振奮。瑪孜阿爾塔冰川秀麗的風光、奇異的山水,使人流連忘返,一生難忘。

收藏此頁】 【打印【關閉】

福彩3d走势图 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