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象知識網站

首頁>歷史期刊>2019年>2019年第4期>文章

影響古代戰爭結局的兩個臺風

  臺風是一個自然現象,有時臺風可以決定戰爭的成敗,甚至影響歷史的進程。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戰爭結局的兩個臺風,它們發生在第二次元日戰爭和康熙年間澎湖海戰期間。

  題記

  臺風是一個自然現象,有時臺風可以決定戰爭的成敗,甚至影響歷史的進程。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戰爭結局的兩個臺風,它們發生在第二次元日戰爭和康熙年間澎湖海戰期間。這兩次夏季臺風季節的跨海峽作戰都受到臺風的影響,然而兩次戰爭的結局完全相反。第二次元日戰爭元朝軍隊失敗,加速了日本鐮倉幕府的滅亡,對中、日、朝三國的歷史進程產生了重大影響。康熙年間澎湖海戰清朝軍隊勝利終結了臺灣明鄭政權,實現中國領土的統一。

  臺風是一種劇烈的天氣現象,生成在西北太平洋和南海的熱帶或者副熱帶溫暖洋面上,從4月到12月都有可能在我國沿海登陸。即使在科學技術如此發達的今天,臺風平均每年在我國造成近300億的直接經濟損失和幾百人的死亡。我國最早記載臺風的古代典籍是南朝劉宋時期的《南越志》,不過那時候臺風被稱為“颶”或者“颶風”,16世紀中期以后臺灣海峽兩邊才開始有“颱”或者“颱風”的叫法。453年南朝沈懷遠被貶到廣州,他在廣州生活了10多年,撰寫了有重要影響的《南越志》一書。這本書在元代已經絕版,但不少古籍被收錄引用。沈懷遠在書中記載:“熙安間多颶風,颶者,具四方之風也;一曰懼風,言怖懼也,常以六七月興。”《舊唐書》最早記錄了我國的臺風災害,被記錄的臺風災害發生在816年9月廣西容縣,“戊申,容州奏颶風毀州城”。

  下面介紹一下我國古代典籍記載的改變了戰爭結局的兩次臺風活動,它們甚至影響了歷史的進程。這兩次臺風活動分別發生在1281年元朝對日本的第二次戰爭和1682年清朝康熙年間的澎湖海戰,兩場戰爭相距400余年。

  第二次元日戰爭

  蒙古族建立的元朝(1271—1368年)歷時98年,是中國歷史上首次由少數民族建立的大一統王朝。實際上,元朝皇帝忽必烈前后兩次發動對日本的戰爭,分別發生在1274年和1281年。這相距7年的兩次進攻日本都取道韓國與日本九州之間的對馬海峽,以對馬島作為進攻的中繼站。由于有些學者把兩次戰爭結局都歸咎于臺風影響,這里有必要先討論一下第一次元日戰爭,這次戰爭在日本稱為“文水之役”。

  第一次元日戰爭發生在1274年農歷十月。十月三日元軍從高麗合浦(今韓國慶尚南道鎮海灣馬山浦)出發,六日成功登陸對馬島,十四日登陸壹岐島,十九日到達博多港,二十日凌晨元軍分兩路在博多港登陸。《元史》記載了戰爭結局,“冬十月,入其國,敗之”。雖然《元史》中沒有指出元軍這次戰敗的原因,但不少學者認為這次戰爭結局與天氣有關,有學者將其直接歸咎于臺風活動。

  確定這次元朝軍隊跨海作戰是不是受到臺風影響,關鍵是戰爭發生的時間。在冬季,臺風生成的緯度比較低,有兩條盛行移動路徑,一條是低緯度隨東風西行,影響中南半島;另外一條在日本東面的洋面上轉向,我國預報員稱后者為遠海轉向路徑,對我國沒有什么影響。換算為公歷的話,天氣影響發生在1274年11月26日。為了確定臺風影響這次戰爭的可能性,我們查看了1945—2017年間11月和12月的所有臺風路徑,沒有發現有臺風路徑經過或者影響對馬海峽。

  不過,11月到來年3月是日本海附近地區爆發性氣旋活動的盛季,爆發性氣旋有“溫帶臺風”之稱,有時也叫“炸彈氣旋”,常常發生在北半球中高緯的洋面上,氣旋在短時間內強烈發展,地面中心氣壓每24小時下降可達24百帕,風力可迅速增加到臺風的風力(12級),常常會伴有強對流暴雪等強烈天氣,給海上作業帶來嚴重的威脅和災難。對馬海峽位于東海和日本海之間,是爆發性氣旋活動頻繁地區的南邊界,因此元朝軍隊遇到的很有可能是爆發性氣旋。1975年《美國氣象學會公報》登載的一篇討論天氣影響重大歷史事件的文章中專門討論了兩次元日戰爭,提到第一次元日戰爭的天氣影響時只是用“storm”這個詞,沒有提到臺風(typhoon),而在說到第二次元日戰爭時明確提到了臺風。

  第二次元日戰爭發生在1281年,距第一次元日戰爭7年,在日本這次戰爭又叫“弘安之役”。元軍這次投入的兵力規模遠大于第一次:分兵兩路,一路由范文虎率領10萬江南屯田部隊,戰船3500艘,從慶元(今浙江寧波)出發;另一路由忻都、洪茶丘率領4萬作戰部隊,戰船900艘,從朝鮮出發。夏天,跟第一次一樣,元軍聯合高麗人奪取了壹岐島,而后向九州進發。在經歷“博多港之戰”后,元軍被趕回了船上。《元史》這樣記載戰爭結局,“敗卒于閶脫歸,言:官軍六月入海,七月至平壺島,移五龍山。八月一日,風破舟”。《元史》并沒有提到臺風,但是指出遇到大風。《元史》還記載:“八月,諸將未見敵,喪全師以還,乃言:至日本,欲攻太宰府,暴風破舟,猶欲議戰,萬戶厲德彪、招討王國佐、水手總管陸文政等不聽節制,輒逃去。”

  粗略換算一下,這次臺風襲擊元軍船隊應該發生在1281年9月,從現有的臺風資料來看,正是臺風影響中國、韓國和日本的盛季。在日本的史籍中明確記載元軍遭遇臺風的經過,甚至認為臺風是“神風”,保佑了日本。在日本人1916年編寫的一本關于此次事件的書中記載著元朝軍隊遭遇的是臺風(Taifu)。值得指出的是,在元朝的時候日本人沒有臺風的說法,但是在1916年編寫這本書的時候,“颱”或者“颱風”已經從中國傳播到日本。

  據考證,琉球王國在福州設琉球館,1706年琉球的華裔程順則駐琉球館一段時間,他返回琉球的時候攜帶了中國出版的《指南廣義》一書,此書后來譯成日語供航海者作為教材,書中關于“颱”的說明與1685年(清康熙二十四年)蔣毓英編撰的《臺灣府志》(也稱《蔣志》)在卷七“風信”中提到的一致,“風大而烈者為颶,又甚者為颱。颶常驟發,颱則有漸。颶或瞬發倏止,颱則常連日夜,或數日而止”。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后,日本才開始用簡化字“臺”。

  有研究認為,忽必烈征日對日本歷史最重要的影響在于促使了日本社會各種矛盾的激化,加速了鐮倉幕府的滅亡,同時忽必烈的征日戰爭結局對中、日、朝三國的歷史進程均產生了重大影響。忽必烈于1286年試圖再次入侵日本,但因國力匱乏而作罷。

  清朝康熙年間澎湖海戰

  明朝滅亡后,1661年鄭成功東征,收復了被荷蘭殖民者占領的寶島臺灣,開始了臺灣的明鄭時期(1661—1683年)。鄭氏政權在臺灣歷經鄭成功、鄭經及鄭克塽三世。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福建水師提督施瑯指揮的澎湖海戰是終結臺灣明鄭時期之戰。

  歸屬福建的澎湖列島位于臺灣海峽中央,是福建通往臺灣的要沖,元朝開始有人居住,1661年3月鄭成功曾將澎湖列島作為進攻臺灣的中繼站。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1683年7月8日),施瑯率兵從福建東山島的銅山出發,到達澎湖列島南面的八罩島。十五日(9日)鄭軍哨船發現清軍已到花嶼、貓嶼一帶,鄭將武平候劉國軒率領精兵2萬多在澎湖本島設防。十六日(10日)施瑯命令先鋒參將藍理、曾城等指揮7艘艦船,乘南風對鄭軍進剿。交戰一天后成膠著狀態,入夜后各自回原駐地。二十二日(16日)施瑯決定發動總攻擊,采取了聲東擊西戰術。在即將開戰的時候,海面刮的是西北風,對施瑯艦隊北上攻擊不利。這時烏云密布,好像臺風來臨的樣子,清軍驚恐萬分。到了中午,海上開始吹南風,風向轉變對清軍有利。施瑯命令全軍反攻,清軍獲勝并占領澎湖列島,鄭氏王朝無力繼續抵抗清軍,只得投降。

  臺灣地區的氣象專家周明德根據臺灣古籍對當時天氣的記錄,推測了施瑯二十二日(16日)決戰當天臺風的活動情況。臺風從臺灣島北部海面向西北移動,伴隨赤道輻合帶的活動,02時前后,臺風中心在臺灣東北的石垣島附近,距離臺灣270千米,臺灣海峽吹北風,風力達到熱帶風暴強度。08時前后,臺風移動到臺灣島正北的彭佳嶼附近,臺灣海峽受西北風控制。14時左右臺風移動到福州附近沿海,臺灣海峽受臺風東南象限南風影響。需要說明的是,他并沒有參考典籍中的臺風記錄。

  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世界上唯一具有5000年連續歷史的文明古國,在浩瀚如海的歷史文獻中記錄了不少有價值的臺風活動信息,是祖先留下來寶貴遺產的一個不可分割組成部分。21世紀初以來,我國專家積極利用古籍中的記錄,重建歷史臺風活動資料集,并已經取得可喜的進展。為了驗證周明德先生的推斷,我們查閱了復旦大學重建的清朝以來登陸我國臺風資料集。在清代登陸臺風資料集中沒有發現1683年7月16日前后在福州附近登陸的臺風,而在7月20日有一次強臺風在廣西合浦登陸。

  雖然西北太平洋經常有兩個臺風同時活動,但我們不能排除周明德先生所說的臺風在到達福州之前突然轉向東北—這種情況完全可能。這里我們強調的是,如果考慮1683年7月20日在廣西合浦登陸的臺風活動,就可以解釋海戰觀測到的天氣和風向變化。7月10日施瑯命令先鋒藍理進攻的時候,臺風還沒有影響到臺灣海峽,因此受夏季風影響的海峽刮南風。發起總攻的那天,也就是16日,臺風中心位于南海,從海峽南面移過,使得臺灣海峽經歷了從偏北風到偏南風的轉換,為施瑯艦隊北上攻擊明鄭軍和統一臺灣提供了有利條件,臺灣海峽受這個強臺風的雨帶影響出現烏云密布的情況。從登陸時間來看,這個臺風在南海移動較慢。現代觀測和研究表明,臺風與季風相互作用使得移速顯著減慢,甚至出現打轉路徑。

  臺風的影響包括狂風、暴雨、巨浪和風暴潮等,這里所討論的兩個臺風,不僅影響了戰爭的結局,甚至影響了歷史的進程。雖然臺風只是一個自然現象,但是其引發的災害往往會產生嚴重的后果,大自然的力量由此可見一斑。目前,在我國防臺減災已經提升到了國家安全的高度,引起了各級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

(文/吳立廣 邱文玉 周聰)

收藏此頁】 【打印【關閉】

福彩3d走势图 带连线